Menu

The 4th. Place

游黄山

上周末和朋友约了一波黄山,虽然天气不是特别给力,但还是很有意思。先传几张照片吧,有空再来补文字。

感觉似乎好久没有拍风景,忽然是既不会拍照也不会修图了,勉勉强强看看吧~

 

..

从 2015 年便一直想着合法开车,却直到去年中才终于下定决心,顺利的话原本去年底就应该能拿到驾照,没想到上海驾考偏偏在去年10月变了,就多等了一段时间,最终今天(误,昨天)收到了 EMS 送来的驾照,晚上趁回家还算早,注册了 EVCard 租车玩了一个小时。

网卡的 Bug

从去年底收到一个 Issue Report,重现环境复杂,断断续续搞了三次,每次一两天,从去年搞到了今年。

最终在本周基本确定是一个某厂商网卡驱动存在 Bug,一个很基本的 feature 打开后会直接导致特殊场景下有严重的丢包问题。

也算蹭了波热点——最近 Google 找到了几个 CPU 设计上的 Bug,算是不多的上层研究人员找到底层 Bug;而我作为一个伪 Java 程序员也找到了网卡的 Bug ,哈哈哈。

..

这周蛮累的,加之周日有事,所以虽然双休却没有出去,在家吃了一天自己做的菜,看了个电影,虚度了一天。

..

真是一篇好无聊的博客。

感谢哔的礼物!

so, last post in 2017

一周的工作没什么可说的,最近碰到一个很神奇很神奇的 Bug,在一个很极端的情况下出现,偶尔可以复现现在还找不到原因。

想起来这周读的一篇文章「动态追踪技术漫谈」,里边提到当程序员分析程序崩溃后的环境时,这时扮演的是一种接近“法医”的角色——根据程序崩溃后留下的遗骸,确定它的死亡原因。

感觉很形象啊!

在整个寿命周期里,程序员经常要扮演不同的角色——

在开始动笔前,先要确定需求和代码的结构,这个时候是架构师;

动笔后开始码代码,一半是体力活,一半是脑力活,这个时候是工人;

写完代码需要不断调试确保在各种环境下程序都足够健壮,这个时候扮演了测试的角色;

如果程序在线上挂掉了,又需要收集尸体,分析原因以便改进,这个时候就是法医了;

最后,如果老板让出去吹牛介绍新功能,又是黑魔法师了 /大雾

..

最近休息的两天,看了一点「亲爱的客栈」和「明星大侦探」——后者好像在F的博客见到过推荐,在知乎上也看到有推荐;前者是在北京的时候无意中打开电视看到的,也就从头看了几集。

坐在沙发看看别人玩也是蛮惬意的,不需要动也不需要想,哈!

..

今天下午没什么事就去游泳了,因为完全没有做热身,游了几百米感觉右腿有一点抽筋,于是上岸补了热身准备再下水,下水前顺便调整下泳镜的松紧,结果一用力

它居然断了……

断了……

..

今天晚上是跨年夜,祝大家2018年平安顺利!

17 年的最后一趟外出

很巧的是,2017 年第一趟外出也是北京。

..

这几天住在京郊,空气和天气都不错,早上进城见人,趁时间还早先到附近走了一圈,北京城里一个好处就是,随便走到哪里,都充满了故事。

先从报国寺出来,向南一直走到大观园,再过护城河路过金中都公园,只是从公交站出来往饭店的路上,各种红墙黑瓦,一个个牌坊牌楼,加上一路上听到的京片子,感觉这才是真正到了北京。

..

由于天气好,晚上在阳台都可以清晰的直接瞥见猎户座,有时会想,一万多年前,山顶洞人大概也是这样的望着天空。

猎户座的大星云明亮而闪耀,腰上的三颗排布整齐的亮星也极为明显,想必山顶洞人也注意到了,只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命名的,会不会认为是神衹的象征从而每日虔诚祈祷。

最近拍的照片都没有水印,原因是新笔记本还没装 Lightroom,都在用 Polar 简单修修,Polar 修出来图真的很差,也不支持堆栈,但胜在体积小便于安装,还便宜。

..

冬季虽然没有银河,却有着一年中最壮观的星空。

久违了

虽然不时还上 reeder 刷 rss,但出于种种原因,这三个月来,既没有写博客,也很少写评论了。

原因嘛

当然是万恶的资本家的压迫!

..

其实也不是资本家的压迫,和我自己也很有关系。

这个博客里已经至少记录七八次我掉到坑里之后,发出痛苦的呐喊——“除非这个 feature 你做过,否则是估计不出来时间的”。

本想在这里截几个图证明我所言非虚的,结果 8 月以前的日志,几乎每篇都在哭忙,看的我都抑郁了,也不想截图了……

 

从九月底开始开发一个比较大比较重要的 feature,十月中旬确定最核心的技术实现,到现在三个月过去了——Linus 用 三个星期完成了 git,Thompson 用了一个月完成了 unix 最开始的版本,我这三个月了,一个 feature 还没开发完全,摔!

而我一开始还颇为乐观,当时觉得三到四个星期怎么也搞定了吧,结果套用周易的话说:

一个月变两个月,两个月变三个月,三个月变…… 我也不知道了

..

如果要说技术细节,里面碰了一些 golang 的坑,一些 gopacket 的坑,一些 Linux 网络的坑,林林总总,头破血流,总算到上个月主要的逻辑和效果都已经达到了,但 QA 开始不断提各种改进性的 issue,我这个 feature 大概是公司建立以来,报 issue 最多的一个 feature……

一开始我还挣扎一下,因为发现工作日的时候我一边解 bug,QA 一边报 bug,大家这么玩是没有尽头的,于是暗自趁周末将积累的大小 bug 全部 fix,并且开心的在工作群里立 flag:

结果周一很快感受到了丰收的喜悦,那一周状态基本是这样的——

遇到一个 Bug:

每天晚上 summary:

..

不过这几个月也并非完全没出去,一开始天真的我想的是 赶紧把代码写完,然后请几天出去玩。

后来心想 把代码写完,然后请几天假出去玩。

最后已经是,代码写不完了,还是出去玩吧……

..

于是11月之前的周末基本都在上海写码/挺尸,11月后顿悟了,从上次更新之后去了衢州(二刷)、大同(回家)、德清、青田、宁波、天津(办事)、北京。

题图是在德清拍的,再经过浓重的后期之后,山的边缘发出了不可思议的白光,根据风光片的指导原则,这是显著的失败的修图,但是却获得周围很多人好评,所以放这张了,似乎是这个博客上的第一张自拍。

因为还是很忙,所以拍了照片也就是发发票圈,都没有在博客更新。

下面挑几张片子一起欣赏吧,相比朋友圈的渣画质,还是在电脑上看更赏心悦目。

大同的北魏明堂,花木兰长诗里的“天子坐明堂”,就是这里,恰好就在我家对面。

大同六棱山,大同的最高峰黄羊尖就在这里,海拔两千四百多米。

衢州一个水库旁的不知名村庄,和朋友开车乱走——从开化回去衢州,结果高速封路,于是抱着反正高铁误了的破罐子破摔心态开始沿着国道找风景。

德清莫干山航拍,B 说她在莫干山系列里最喜欢的一张。

莫干山的裸心堡,裸心取赤裸裸的回归本心之意。

航拍青田千峡湖,地方很不错,目前人也不多,很适合骑车在附近乱晃,每一步皆成一景。

千峡湖日出,后面的山层峦叠嶂,最高峰大约一千多米——在浙江一千多米已是比较高的山了。

千峡湖星空,星空图最好点开原图看,之前看光污染图和一些资料,就判断丽水可能是浙江拍星空最棒的地方,此一去发现果然如此。

北京房山,冬季的北方大地大概就是发灰、发黄的颜色,和南方比自是另一番景色,但可能是自己出生于北方,看到干旱的土地、破裂的河床、早年采石人走出来小路,以及叽喳的麻雀和干枯的树枝,却是觉得分外亲切。

房山的星空,据说今年冬天北京空气很好,发现果然是这样,然而昨天晚上全北京里房山却是空气最差的地方,但尽管这样看看猎户座依然是没问题的。

..

昨天早上坐国航从上海飞到天津,办完事到北京回家看看家人,效率好高,不禁觉得京津一体化却是不是句空话,尽管口音差别很大,但交通上确是无与伦比。

这次返京之旅纯粹是想顺便放松一下自己,所以只带了一个 RX100,单反和无人机都没有带,虽说有点可惜了这一片山色,但生活就是这样,取舍之间找到自己最舒服的位置,没有事情是没有代价的。

..

此外上周更新了笔记本,从 MacBook Air 13′ 2014 丐版更新为了 MacBook Pro 15′ 2017 非定制的顶配,不得不说亮点——

  1. 配置高就是爽
  2. 这届 CEO 是真不行

1 这一条显而易见,促进我此次更新设备一大原因是低压 CPU 编译实在太慢了,此外由于经常多语言编程,同时打开 Java、Python、Golang 的 IDE 让 4GB 内存极为捉襟见肘,因此换标压 CPU 和大内存便提上日程,想想已是十二月底,就当做给自己的圣诞礼物了。

2 是种种综合感受,主要来源于目前 MacBook Pro 上接口扩展没有让我满意的解决方案,包括官方的。现在我在用一个 usb type-c hub,转出一个 type-c pd 用于充电,一个网口用于连公司内网有线,一个 hdmi 口通过一个 dvi-hdmi 线连接显示器,这样上下班只需要插拔一根线即可,勉强满意。但为了外出方便,还买了一个带双 usb type-a 输出、一个 usb type-c pd 输出 30W 的充电头,这样出去不需要额外带充电头。此外还要再买一根 usb type-c 的线,林林总总又是大几百的支出。

..

虽说今年跑的里程相比票圈大神并不算多,但冲击半马也是出生以来头一次,但也许是心理过于热切,膝盖可能确实留下一些损伤,前几次爬山走的野路,最长一次在山里走了十多公里,感觉一只膝盖明显跟不上了——以前常常自恃体力好,山也不高,不带登山杖,现在是爬山一定要带杖了,而且后面打算查些资料,看如何科学的训练,希望未来能去更多的地方。

..

既然走的是野路,自然没有路标,一些地方甚至于没有明显的路痕迹,以前去的地方虽是野路但好歹山有名字,一些地方有驴友放置的路标,但最近两次爬了些没什么名字仅凭猜测走的山路,发现确实还是掉以轻心了。

特别是南方多林,上山也许觉得隐约有路就上去了,但回头一望,却发现压根找不到自己怎么上来的,周围四周全是树和灌木,枝桠不断划在衣服和裤子上,一些地方过于陡峭和林密以致登山杖只能绑在背包上无法使用,还好我都用手机记录了轨迹,虽说轨迹精读无法让你做到原路返回,但给个方向下山还是可以的。

这一点在北方就好很多,可以参考上面倒数第二幅图,大部分山都是光秃秃的,视野很开阔,找路相对容易。

但总之,在面走没有轨迹的山,最还是不要 solo。

..

你好,博客;

你好,the 4th Place;

我又回来了。

日常哭忙

又是好久没有更新,挣扎着写一点。

上上周末在无锡,毕竟上海周边也就去江苏(苏北)、浙江、安徽高铁还算方便,时间也短,满足我周末两天在不请假的前提下出去走走的愿望。

加之在 500px 上看到有摄影师拍的很漂亮,所以对无锡的景色还是蛮期待的。

第一次去,基本就按照推荐走了一遍——惠山、灵山、蠡湖、古运河(南长街)、东林书院、鼋头渚。

惠山和东林书院是自己选的,前者是因为很久没有爬山了,想找个山爬爬,惠山最高峰大概三百多米,可能也是许久没有爬山,背器材(单反、脚架)上去还是挺累的。

周六一整天是阴天,山上还雾气蒙蒙的,所以也没拍什么片子,倒是山上卖茶卖面的很多,后来问了朋友才知道原来无锡早饭流行喝茶吃面。

下来坐公交到了灵山大佛,猜想公交司机一定有一个开越野车的内心,速度很快,从市里到灵山其实蛮远,但中间停的站少,感觉很快也就到了——在此要称赞下无锡的公交,公交几乎最多换乘一次就能到目的地,一般不堵车,交通很方便。

灵山其实几乎是个人造景点,与我而言可能也就是看看知道个样子,免得和人说起无锡而没去过灵山大佛。

票价很贵,如果不是很闲,其实没有必要去,不过很大,纯走逛可能得四五个小时。

不过不影响我玩 ND 镜,哈哈。

相比之下,晚上逛南长街,很有意思,很热闹而且建筑也富有江南的特色,还很长,对于擅于拍人文的摄影师应该是个出片的地方。

东林书院是纯粹个人兴趣去的,毕竟对明末这段历史还算感兴趣。

到鼋头渚时发现也不小,悲剧的是天气不好,晴了几个小时,后面就开始阴风四起并下了会儿雨,雨后天气也没好起来,于是我就带着怨念离开了无锡……

 

无锡回来开始做一个这个版本的大 Feature,结果代码越写越多,上周日出去逛了一下浦江郊野公园,所有园区加起来确实挺大,不过风景一般般,逛完回来继续疯狂写代码……

嗯,吐槽完还要继续写,毕竟周末还想出去……

无锡

上海两小时高铁圈城市还是蛮多的,其中无锡一直想去没去过,考虑到这周末双休,今天就“说走就走了”。

到了无锡已是夜里,酒店比较给力,给了一个还算高的房间,view 不错,本打算住滨湖那边僻静写的地方,现在看来市里也有市里的好处。

此外,昨天下了场雨,闵行这边能看到很好看的晚霞和彩虹,因为我随身带着黑卡,所以正好也都记录下来了,晚上还趁空气好又跑了一万米。

晚霞后期做的比较魔幻,我大概是越来越重口味了。

衢州

有朋友过段时间要在海外久居,故前往衢州见一面,顺便收了个相机回来。

因为这周末只休息一天,所以时间也比较紧张,周六下午坐5点出发的高铁,7点多到达衢州站,第二天中午2点再坐高铁返程。

之前对衢州的了解仅限于位处浙西,菜相对辣,朋友还会向我灌输衢州机场大且离城近,军民混用,非常扰民。

这次因为时间仓促,所以也没去什么地方,非常可惜,不过早上在城市展览馆溜达了一圈,了解了些大概,还是很有意思的地方,高铁也方便,值得再去几次。

还好吃了三顿饭,尝了衢州的一些特色菜和特色小吃。

炒粉干,类似于炒粉,但是粉的口感和之前吃过的略有不同,淋上剁椒酱(很咸)和辣椒蛮好吃的。

据说衢州三头,分别是兔头、鸭头、鱼头,鱼头最辣,但我们去的时候比较晚,卖完了,就只吃了兔头和鸭头,兔头有一点中药味,和大同兔头、成都兔头都有所不同。

馅饼,嗯,就是馅饼,馅有点像我们那里做的素包子,味道不算惊艳,就是正常小吃。

衢州烤饼(大),顾名思义,是烤出来的,我没有看到制作过程,不过听朋友讲是用手将面摊在锅上,炭火烤出来,里面是肉馅,皮薄酥脆,非常好吃,但这个制作过程艰苦(容易烫伤),年轻人不大愿意做这个,只有一些老店还在用这些法子做饼,殊为不易。

衢州烤饼(小),与上面的类似,大小更小,馅更多,相比之下吃多更容易腻一些(饼是烤的,所以没有油,但是馅里的肉经过烤后沁出油脂和香气),所以我更喜欢大烤饼。

当天中午朋友要出发去迁车(为了之前在北京工作方便,车子在河北上牌,现在要开过去办迁出,再开回来办迁入),我也要出发坐高铁,因此就带了一份凉拌粉干拿到车站吃,不知道是因为换了一家店还是本身凉拌比炒好吃,这份凉拌粉干倒是很棒!

吃了午饭稍等一会儿坐车回去,来时因为是晚上什么都看不见,返程正是个好天气,可惜车窗很脏,高铁相对景物移动速度也很快,不好拍,几张照片质量都比较一般。

不过总体上能看到浙江不同于冲积平原的上海的山地丘陵地形,抬头看到山,在我眼里更富有诗意一些。

对了,朋友也是摄影爱好者,所以家里有近十个机身、二十个镜头,这次出去要呆三四年,所以就打算出一些,我就把他的尼康750D、24-120、24-70 买走了。

下次要是去衢州的开化(有原始森林、山地丰富)、柯山(没错,烂柯人那个柯山)、江郎山(当初PK掉西湖先入世遗),一定带上相机和无人机好好拍一拍!

其实我还有很多话,但是困意袭来,还是睡觉去了!

上海

因为我的国航积分比较多,而国航没有大同直飞上海的飞机,但兑换大同北京还算划算,不过兑换京沪则不太划算,所以早上从北京转机飞上海。

大同这7、8度的温度真不是盖的,真心冷。

中午坐上了 B-6120,东航的一架米老鼠彩色涂装飞机。

下午准时抵达上海虹桥,天气很好,远远能看到上海中心大厦、东方明珠等一些建筑。

晚上的晚霞也很给力,站在阳台上拍了几张,因为事先没有准备,所以前景就凑乎看吧。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文瀛湖

文瀛湖是大同市内东边一个湖泊,自我小的时候已经干涸枯竭,前几年城市改造重新引水防渗,将文瀛湖重见天日。

最近天气很冷,特别是早晚(还是如前文所述的7、8度),所以我并没有找最适合摄影的黄金时间早、晚去,而是下午没事时自己蹬小黄车7公里简单逛了逛。

大同这里有这么一片湖泊殊为不易,可惜今天天气不是很好,拍的也不认真,所以照片不太出彩,明天就要到上海了,容我下次带上好相机认真去拍一拍。

不过文瀛湖周边居然属于禁飞区,无法放无人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