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The 4th. Place

真 · 早睡

每次说早睡都应验了——如果以凌晨做为一天的开始的话。

所以今天觉得还是别那么早吧,争取在晚上入睡……

后面几天可能都会要早起,决定从今天开始“倒时差”!

..

今天在看某个问题时不小心发现了一个现象,遂沉迷于解决这个隐藏触发副本,最终导致主线剧情没有推进到预期,而且坑爹的是发现隐藏触发副本的结局(现象原因)其实很简单,一腔邪火无处可发。

今天就是这么精炼,短(xie)小(bu)精(xia)悍(去),嗯!

崇拜型人格

前段时间有一个词貌似蛮热的,叫讨好型人格。

很早以前看过几篇介绍冷读的文章,从此对大部分分析性格啊之类的文章就不大愿意看了,何况这么多年越发感受到一个道理——

虽然读了很多书,但依旧过不好生活。

不过说起来,觉得讨好型人格算不上,但感觉自己其实有点崇拜型人格的。

自己从小就特别崇拜比自己厉害的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各种迷弟。

小的时候从乒乓球打得好的球员,围棋玩得好的棋手,知道很多生僻的知识的大人,到后来中学接触编程牛逼的大神,论文大把的学霸再到工作后社交广泛的前辈,精力无穷的 genius…… 在心里一直有一个超大规模的领奖台,上面站的满满都是别人。

..

昨晚想到一种可能会导致实验失败,今天一测,果然是这样,理所当然的发现了开源社区文档各种明坑暗壕,暗中吐槽之余本来想完整记录下来,发到 tech 板块方便后来者,但是转念一想社区代码更新很快,这个开源项目发展毕竟在初期,必然会与大量文档和实际行为不一致的地方,我可以提供一个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在我的环境里 work 的文档,但下一个版本呢,一年之后呢?恐怕别人看了我的记录反而会说,哎,网上的文档都不靠谱。

所以其实重要的不是照着别人的文档挨个照着做,幻想通过复制粘贴一些自己看不懂的东西跑出一个自己期望的结果,而是分析、调查的能力。

大学学的是数学类专业,拿的是理学学士,确实是因为高中时有点 naive——高中参加竞赛觉得数学才是一切的答案,计算机科学其实还是一个工程学科,但其实还是收获很多的,有长期影响的大概有两点——

分析学带来的思考习惯。分析学是传统数学专业最重要的课程之一,我非常喜欢的课程。将数学专业的“分析学”与工科专业“微积分”区分的重要差别就是分析学很重视证明,而不是如何计算出一个数值解(复杂方程经常是没有解析解的)。证明极大的体现了数学的魅力,区别于初等数学里充斥的智力体操,分析学里的证明是真正能体现思维的智慧的,这种收获几乎无法言传。

对未知的无惧。现在很多时候对不擅长的领域抗拒一般不是因为难度的原因,一般都是考虑时间成本和收益。这种自信很大程度来源于建模的训练。为了解决实际问题,经常要看一些初看起来极为晦涩的领域或者文献,比如之前做经济数据处理引用的是十年内的文献,一般认为数学类本科一般能读懂二十世纪初的文献就差不多合格了,所以当时因为能一路在狭隘领域刷到十年内的文献并成功获得了好的结果非常自豪,反复多次之后对于大部分看起来难的问题几乎不会再抵触了。

或许本科直接读计算机专业能在编程训练上做的更好,大部分数学知识考完试写完大论文也几乎不会再用到,但我还是很满意我的四年所学,地域上去了一个之前从来没有踏足的地方,知识上进入了一个一直好奇但以为艰深的领域。

..

晚上和同事分享总算手动把 SDN 数据平面跑起来了,如果验证 OK 总结好通过评审的话就又是一轮编码工作了。

同事回复“准你划水一天”——好想听老板这么说!

iOS 升级了,据说新的文件系统会带来一个彩蛋就是剩余空间可能变多,可惜我的手机富裕空间很多,只求快升级 macOS。

来啊 划水啊

今天一天大概就是看了看文档,搭了搭实验。

如果说之前划的水是西湖的话,感觉今天已经升级到青海湖了。

原因大概有两点,一是两位老板都出去参会了,公司里只留下一批艰(tiao)苦(pi)奋(dao)斗(dan)的同志,感觉无心工作,只想划水;二来最近总感觉一直在马不停蹄的搞手头这个 Feature,心累。

中午想了想决定假期还是要出去散散心,租了一台尼康的顶级机身和两个顶级镜头——总是玩佳能,现在手上又有大法,决定还是换别的系统玩玩。加上无人机,这次出去大概有四部可摄影设备——Nikon D810、Sony RX100 M3、DJI Mavic Pro、iPhone 6S。

去哪玩呢,一共也就三天时间,打算就去附近风景好的郊区了,不求能拍出多好的片子(何况技术也不过关),只希望天气给力能拍的尽兴,毕竟天气这种“一级混沌系统”,是无法 100% 预测的。

不过距离稍远,怎么过去还没想好。

..

最近睡眠时间有些短,本想写句早睡,但写了这么几行字感觉已然是不早,只好期盼明天早睡了。

作死小能手

今天淘宝客服发来的文件只有几 MB 大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可还是手捧着生怕摔了化了带回家刷机。

发现淘宝黑店果然靠谱,机器顺利升级到最新版本毫无违和感,自动蹦出 N 个新系统免费临时体验游戏。

但是旧的游戏还是不在。

..

心累,明天说安排一个技术人员支持一下,但愿靠谱,不行只有拿去实体店研究了,当然上网查了一下也有玩家采用别的解决办法——

卖掉换个新的。

似乎我对游戏不那么感兴趣,反对折腾机器比较着迷。

晚上搞了一个多小时,大概赶上周六晚 Happy 的时间了。

..

(more…)

爱作死星人

实力作死我只服我自己。

作为一名伪任饭,买过的第一台掌机是任天堂 Nintendo DS,目前最后一台是任天堂 New Nintendo 3DS。手机上装过的游戏只有(伪)任天堂出品的 Pokemon go 和 Mario Run。

然而实际上自己玩游戏的时间很少,以至掌机基本搁灰,又没有用手机玩游戏的习惯,所以 Mario Run 白买。

可昨天晚上又翻到一篇特么种草 Nintendo Switch 及其搭售游戏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后者是重点)的文章,真是服了国内这帮小编写小软文的炉火纯青,以及我自燃的能力。

But 想到最近的支出,以及没有破解的机器就是个烧钱的黑洞,我还是坚(qiong)强(heng)的没有没有跪下来大喊买买买。

..

可这么一闹想起手边的 N3DS,落灰好久了,打开玩玩吧。

不想投入太多时间,就玩了会儿 Mario Tennis 3D 这种没有剧情的游戏——话说如果不借助自动移动的话,还是蛮难的。

故事到这儿其实没什么毛病,晚上找出搁灰的掌机玩了会儿游戏,既不影响祖国精神文明建设和四个现代化,又不影响人民安居乐业与生儿育女,独自承担因为投入解放全人类伟大事业而孤身漂泊在外地的空虚寂寞,我简直特么是全国劳模。

可我偏偏是个作死星人。

我注意到了系统貌似有新版本。

我注意到店家说新版本可以直接在线升级,而且在线联机、在线商店都正常没毛病——如今黑心店家的破解就是这么丧心病狂。

我就手贱点了升级。

日语的系统也看不大懂在提示什么,反正戳戳戳过一会儿就提示升级成功了要重启。

..

(more…)

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之前提到的代码于今日顺利合并入主干。

作为事后诸葛的典型的代表,好奇怪虽然修改的文件数量不少——修改与创建了85个文件,

但是难度并不是很大啊,怎么用了这么久呢?

自己给自己添堵大概说的就是我。

..

自己思维一直比较天(hao)马(wu)行(tou)空(xu),为此多年来深受其害。

举例来说,昨天的博客,刚写下标题是想表达一下我在党的温暖阳光沐浴下高昂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结果被金山词霸带歪了一下,就彻底跑偏了……

最近新闻不少,无论“刺死辱母者”、“辉山乳业暴跌”、“楼市限购”都让我这个伪八卦爱好者不断燃起为正义和自由而战的雄心壮志,虽然一直以来我都保持着不谈国事的优秀的习惯,但是今天,

我也没打算破例。

..

晚上没看空气质量就出去跑步,结果空气质量感人,且不说晚上吃得过饱还很辣导致肚子难受,吸入肺中的空气让人感觉简直是在自己体罚自己,遂绕小区跑了两圈就回家了,拿出手机一看果然 AQI 170+(US Index),也是蛮佩服自己的神经大条不看指数不要命的精神的。

回来本打算在家运动一会儿的,结果老板在群里讨论网络问题,没忍住多说了几句就半个多小时就过去了,哎。

从北京过来带的东西很少,以至穿衣非常局限,明天打算进城买几件衣服,又特么要破费了!

前几天刚还完巨额信用卡账单+房租,感觉每天不是给资本家和赵家干活就是给地主干活,摔!

生龙活虎

论翻译,我只服金山词霸。

为了避免被一群学识丰富的网友们打脸,写英文 URL 时我一般会上金山词霸确认一下,然而万万没想到我心目中的学霸也有脑子瓦特的时候。

看 RSS 的同学们我好同情你们,我不会在正文里解释金山词霸把标题翻译成什么了的。

..

想起了之前1964年中苏边界谈判时的一个笑话——因为苏联翻译对中文速记完全看不懂以至将“作茧自缚”理解为把他们污蔑为虫子,把“得陇望蜀”理解为苏联妄图侵占陕西和四川的领土…… 据说后来外交活动中就很少用成语了。

啧啧,不知道国外的外交人员怎么办呢?西方语言中也有俗语啊,比如“Elephant in room”之类的。

之前在知乎上看过一个问题讲历史上的乌龙外交事件,对两个印象比较深刻,一个是雅典事件(我国的,来龙去脉很长,可信度很高),一个是西班牙军舰因为鸣礼炮不小心把实弹打了出去正中吉布提总统府(没有考证过真实性,但想想段子手们总也不至于为了编段子就制造国际争端吧)。

..

昨天还负能量满满,今天因为完成了预期进度又开心了很多,我还真是善变呐。

负能量满满

最近一直负面情绪高涨,搞不清楚为什么,强烈建议最近不要打开这个博客看了,万一多个病友等将来到了医院一起挤床位你我都尴尬。

讲道理,VXLAN 控制平面的代码都完成差不多了,如果框架靠谱的话(呵呵),填充逻辑往往是比最开始熟悉框架要容易一些的,有兴趣的话你甚至可以去 Vxlan Network Management Plane Implement #701 加以评论,反正又不要钱。

可是就是高兴不起来啊,连写段子都没心情了。

..

今天一天做的有用功约等于零。

从上午开始调一个诡异但看起来很小的 Bug,折腾到下午终于举双手找老同志求助,被轻描淡写地被告知是框架 Bug,已于昨晚修复,只要重拉一下代码就好,给一旁同事发了“欲哭无泪”四个字之后挣扎着收拾心情测试,结果还是发现了类似的 Bug,内心已经被折磨的如钢铁般强硬的我心想这次不能被你轻描淡写的说昨天的我已经 Fix 的 Bug 了,老子这次刚更新了代码,如果发现是你框架的 Bug,要趾高气扬的拍桌子说你看,怎么能犯这么低级错误!

我知道我的心态不对,不过你不用担心什么,在调试了一晚上之后我还是没找到问题在哪。

没办法又去找老同志求助了,还好老同志折腾半天也没找到问题所在,嗯,挽回一城。

最后暂时当作是第三方库的问题先放下来了,老同志说他过几天打算换一个库。

总结下来一天什么也没做,早上总结了打算做的五件事情,一个都没搞定,心塞。

自我评价说划了一天水,立刻被同事接话道——

怪不得这几天上海老下雨,都是你划的水!

..

(more…)

喜大普奔

看到题图,你不会以为让我喜大普奔的是老板黄鹤带着他小姨子跑了吧?

图文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像我这样爱岗敬业的程序员来说,能有什么喜大普奔的呢?

无非就是代码终于跑通了。

..

(more…)

西湖的泪 我划的水

2016 年的 12 月,MatheMatrix 推开了新公司的大门。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里,他将面临命运的转角,

让他觉得可以为之守护一生——

妈蛋一个感觉永远都写不完的代码。

..

每天早上,当我睁开眼完成哲学三大终极问题——

  • 要不要现在起不起床?
  • 要不要等下一个闹钟?
  • 要不要带早饭到公司吃?

之后都会感觉今天,对就是今天,我就可以向主干提交代码了!

然而每天晚上,在和代码斗争了一天屡败屡战后我都会感觉,明天,对就是明天,我就可以向主干提交代码了!

显然上帝在为我编剧本的时候不小心使用了递归,而且没有正确的设置边界。

..

(more…)